Friday, March 24, 2006

重頭再來

想起了一件初中時代的事情,當年的學校跟其他的學校都同樣地擁有自己的歌詠團,而我所就讀的中學的歌詠團於校內是相當受同學歡迎的,團員的選拔相當嚴格,每一位成員都要單對單經過音樂老師當面的評核才能成功加入,當然亦會有例外無需另外接受面試的,而這些特殊份子其實就是音樂老師自己暗中挑選的,然後自行個別邀請加入,而我,曾經就是其中一個被邀請加入的同學。這件事情於我而言沒有甚麼大不了,而當老師向我提出這個邀請時,我亦以極度爽快的速度推卻了。我的反應無疑令到老師為之震驚,她甚至跟我說一些極具恐嚇意味的說話,說甚麼如果這次我推掉就休想再有機會,而音樂科的成績亦不會得到進步云云,想來其實跟黑社會的片段差不多。當然,以我這個人我肯定就不會就範,結果還是推掉了。當時心想,日子肯定不好過,就算我不關心音樂科的成績,大概日後碰到這位具有黑社會作風的音樂老師時,都不會得到怎麼好受的對待吧。然而事情卻剛好相反,於往後的日子,我跟這位音樂老師相處得相當不錯,她並沒有因為我的不識抬舉而對我心存痛恨。我一直都記得她曾經說過這樣的一句說話:真正喜歡音樂的人,大概都不會太壞。道不同不相為謀,但還可以朋友,我記住了這段時間的這些說話與事情。 那是零四年的事,一切由一張cd開始,然後一通電郵,關係就這樣發展,當然還以為這段關係可以一直維持下去,就算沒有保證逝水長流地老天荒也不至於要突然死亡吧。然後我就想起當年音樂老師的那一番說話,真正喜歡音樂的人,大概都不會太壞,他們都是真正喜歡音樂的人,他們大概都不會太壞,只是因為一些未必是你與我可以明白及理解的原因而無法共同上路,但相信大家都還是當日的模樣,心不變。 我收到c的電郵,他正正式式的跟我說了這事情,我沒有多激動,可能是因為我早知道這已經是無法挽回的過去吧。但c的電郵的結尾一段卻叫我有一點忐忑,先要說明,c的電郵內所說的其實正面非常,其實結尾部份他並沒有說甚麼其他的,只提醒大家都要努力的向未來看,與其為過去的悲傷倒不如為未來的努力吧,我明白但我知道c比我的感受深百萬倍,但這些說話卻出自他口,我知道他很強。 這個星期日,ifva mv.EVERYWHERE.live的演出當中,我們不會有自然捲,但卻有重新出發的娃娃,與其為過去的悲傷倒不如為未來的努力,我期待看到以另一個形態重頭上路的娃娃,我相信她還是會一樣的可愛。

4 Comments:

Blogger 快樂牛郎 said...

相中人係娃娃?
(Sorry, 我唔認得佢個樣)

3/24/2006 01:24:00 pm  
Blogger BFSH said...

to 快樂牛郎,

是的,是娃娃,這是上年十二月於台灣拍的照片。

B

3/24/2006 01:52:00 pm  
Anonymous Damon said...

真正喜歡音樂的人,大概都不會太壞

我一直都相信。
但是真正與否,難以定斷。

自然捲的解散如你所言,是突然死亡。
唯有好心地,祝奇哥與娃娃一樣有好前景。

3/25/2006 02:14:00 am  
Blogger 細孖匡 said...

我也認同damon同bfsh的句語,
音樂確實係我識到兩個好朋友,而且感情穩固的一個重要橋樑~自然捲解散,,,
http://myblog.pchome.com.tw/chicotsai/
奇哥的blog似乎也沒有提及和解釋當中的問題…

分開發展...或者是個好開始吧!

3/26/2006 02:43:00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