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8, 2006

104F的課堂

這兩天都是大昏迷,一連病了兩天,星期四是最痛苦的一天,朝早起來已經覺得有點不對勁,但這一天老早已經約好要到中文大學的一個課堂中當無聊客席,所以無論如何都要頂上。 課堂是在下午二時半開始,原先準備與安排時以為課堂是到四時的,豈料走進課室那一刻才從馮應謙教授處得知時間應該要到五時十五分的,當然以我原來的長氣本色而言根本沒有任何難度,但以我當日的身體狀況則實在有一點吃力了,而且準備的水亦不足夠又不好意思不斷要人加老遠走去給我添水....... 不過這裡並不是要談這些,說回課堂本身。 這個堂本身很有趣,它們的目標很實際,就是要為娛樂事業包括音樂電影電視廣播製作..... 等等相關的行業作培訓,這裡的同學畢業後都應該是有志投身於這些範疇當中的,而我這次到這裡亂七八糟胡扯一輪的話題,就是創意工業,大概你可以想像,就是讓他們知道單憑他們的一對手至少還可以做到的有甚麼之類的東西,而我話題的基礎當然就由89268出發。 課堂的中間,應教授的要求,必須要給同學們一條分組討論的題目,讓他們即場合作完成一個計劃然後我再給予他們我最無聊的意見,於是我就拿Primary Shapes - HERE THERE EVERYWHERE這專輯來給他們為題,然後他們以零預算,即沒有任何金錢支援的基礎來為PS計劃一套推廣方法。這當然並不是一條容易的題目,但想像空間卻可以無限大,而且當然他們都沒有責任與實際執行的壓力,所以這相信都會是一個有趣的題目。 十五分鐘的時間,有的趁機去買汽水,有的在談天說地不過明顯是在談題目以外的東西,有的在為題目而苦惱,是真的很苦惱的模樣,我見到她眉頭鎖得比我工作時還要緊........ 不過無論如何,十五分鐘過後,他們還是一樣每一組都有聲有色地將各自的計劃高談闊論起來。我是真的獲益不少。是真的。雖然,你大概都可以想像當中一定有不少是不設實際的天馬行空式幻想,但其中亦有好一些是已經腳踏實地的貼近現況可供採用的。 這一次的課堂經驗讓我跟上一次於浸會大學的一課作了點點比較,說老實,如果這一次的身體狀況並沒有出問題的話,這一次肯定是有趣多了。雖然我到這一刻還沒有弄清楚究竟這裡的同學們對89268這東西、對BFSH這怪物有多大興趣,我亦依然不知道究竟他們是因為甚麼要坐在這裡,大概應該是因為出席率,我更加無法估計這樣的一個無聊透頂的無謂人跟他們講了三小時的胡言亂語對他們有甚麼幫助,但他們給我的感覺還是相當不差。他們比我想像之中願意溝通,他們都願意思考,他們亦願意發問,雖然都不算踴躍。而出席率亦出乎意料之高,原先教授說大概三十人的課堂結果有五十人出席,我都給嚇得像古巨基一樣手心冒汗。不過有兩件事情是我所不知的,說不定可能是很普遍的,其一是男女的比例,陰盛陽衰的情況實在嚴重得緊要,我沒有認真的去數,但相信那裡沒有多過十個男生。另一樣是尊重的問題,這可能都是明顯的現況,亦可能跟年齡有關,記得上一次於浸大的一課,出席的同學的年齡大部份都超過二十五的,甚至有三十來歲的同學及教授旁聽,但這一次中大的則全部是十九歲左右的同學,最大的那一位都只是剛剛二十出頭,可能他們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面,他們大多數都不太理會其他人的,我說話的時間他們之中有人會在談其他的,我這個外來人得到這個待遇並不奇怪,你是誰?聽你也沒有加分,有出席率已經足夠吧!但我發現其實就算當教授說話時,其實都是差不多,所以我相信這是習慣與風格,這就是大學吧。不過這並不是很難想像的,而且亦不是很不妥當,相反這樣出來的效果反而比較輕鬆與舒服,只是我沒有足夠心理準備吧。 之後就去見醫生,醫生說我在發燒,104F,原來是一點不低的溫度,我告訴他今天到中大講課,他說大概是因為被同學們氣壞了吧。

14 Comments:

Blogger Jenny said...

中文大學一向是陰盛陽衰的. 我當年的學系, 80人之中只有10位男士, 大概是因為會考制度對女生有利之故.
至於尊重問題, 事實上大部分80年頭出生的小朋友都於父母疼愛下成長,他們都較自我中心. 他們肯出席, 已是 "十分俾面" 你了, 所以不用動氣, 還是小心身體為上...

2/18/2006 02:15:00 pm  
Blogger BFSH said...

to jenny,

哈哈... 請放心,我並沒有動氣,我亦很明白他們願意出席已經是我的榮幸了!而且正如我文中提到,他們對待教授的態度其實都是一樣,即是沒有對著我幹,這都已經相當不俗了。

B

2/18/2006 04:07:00 pm  
Anonymous fa said...

我是當中的學生呢~
^^ 我非常專心聽你的話
自覺不算無聊,你所說的獨立精神我非常同意..
也不覺得你所說的''不死精神''是傻的,因為我相信這樣的人才可以真正為自己喜歡而創作

2/18/2006 10:37:00 pm  
Blogger aaveee said...

104F 都燒得好厲害...
不過我自己都離開班房好耐, 發覺坐咁耐..3個鐘, 真係幾需要定力...而且氣氛真係幾causal

2/19/2006 12:04:00 am  
Blogger aaveee said...

啊..我要補充,個日上堂我都在場"旁聽"

2/19/2006 12:05:00 am  
Blogger BFSH said...

to fa,

謝謝你有聽我胡扯~~
亦謝謝你來這裡,原來經過推銷過程就真的有客人光臨~~

B

2/19/2006 10:26:00 am  
Blogger BFSH said...

to aaveee,

可能我是負責講的人,除了身體的不舒服以及缺水之外,我覺得這個三小時其實還好,可能是因為我長氣的本色吧~~

B

2/19/2006 10:50:00 am  
Blogger Arnold said...

Take care lecturer. Feeling better ma?

2/19/2006 02:40:00 pm  
Blogger BFSH said...

to arnold,

已經好了, 謝謝~~
btw, 我其實只是一位無聊客席而已~~

B

2/19/2006 02:51:00 pm  
Blogger Octo said...

^^ 你好 Mr.B 保重啊! 發燒至104度好辛苦, 也有些危險..... 保重保重!
原來Mr.B 也會當客席~(*o*) 不知為何有點 "啊~~" 的感覺 ^^; 真的想聽聽

2/19/2006 11:59:00 pm  
Blogger BFSH said...

to octo,

你好,只是偶一為之而已,而且實情都只是在浪費人家時間多於一切,不聽也罷~~

B

2/20/2006 08:15:00 am  
Anonymous  said...

咦,我以一個學生的身份有野想回應

其實中大唔計出席率的,可能係discussion計平時分,不過中大學生唔計attendance都出現,我呢d浸大學生就唔理喇

50人中有10個男仔已經好多,我班上30人裡面得2個男仔,普遍讀傳理的情況

學生做自己野同傾偈,我又覺得同80年代出生的人無關,我咁睇啦,唔傾偈的人唔代表佢地係專心聽同尊重你,雖然傾偈的人固然係唔太尊重個講者.我覺得佢地已經好乖,我個系d人....

最後,你講d野一d都唔無謂,唔好咁諗啦

2/23/2006 02:12:00 am  
Blogger BFSH said...

to 釗,

其實我並不是很不滿,相反,我都認為他們已經絕對待我很好了!

謝謝你啦~~

B

2/23/2006 08:36:00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What a great site » »

2/17/2007 09:17:00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