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8, 2005

沒有骨幹的三頭生物 – The Pliable

認識這三位朋友的日子不算長,傾談的實際時間亦不算多,但出奇地於很早的階段已經建立了一份很相近的感覺,我們之間彷彿都擁有同樣的一種氣味。記得那是一餐晚飯的聚會,他們三個人一個坐於我旁邊,另外兩個跟我對坐著,他們三個人都有三種很獨有的氣質,一個永遠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一個眼睛四處射不停的彷彿甚麼都新鮮似的,而最後一個則跟日本的Towa Tei一樣感覺很趣緻的。這樣的三個人走在一起,你很難想像他們所做的音樂會是一種甚麼樣的味道,他們彷彿是沒有一條從頭到腳的骨幹承托著似的一隻三頭生物。然而,The Pliable的名字其實已經說明了他們的音樂取向,柔韌的,能夠變通或接受新意念的,而實際上The Pliable的音樂亦跟這三個人所散發的氣味一樣,都是來得極之不純粹的,從專輯Parallel當中你不會就能夠單一地說出The Pliable是一隊甚麼樣的樂隊,雖然樂隊的介紹文案中形容The Pliable是一隊玩奏英式Guitar Pop的樂隊,但我可以告訴你這肯定只是其中的一部份,多元的氣味彷彿在告訴你The Pliable還有很多很多有待開發。 P : The Pliable B : BFSH B : 從Parallel專輯中的作品之內,我們可以找到多元化的音樂取向,從中看到的The Pliable彷彿沒有一種突出顯現的樂隊風格存在,是否不認為一對樂隊本身需要有一種風格呢?The Pliable自己會怎樣形容The Pliable的音樂呢? P : 我們認為一隊樂隊是需要有一種自己獨有的“味道”,讓人一聽便會聯想到是否他們的作品,但說到風格我們認為不一定要被一兩種風格所限制, 例如Radiohead的“Amnesiac”及“Hail to the thief”,當中有一些很實驗的電子作品,同時也有一些很典型guitar rock的作品,但又不會覺得他們感覺不一(可能因他們是Radiohead的關係吧!) 說回專輯中的風格,其實我們也是在英倫音樂版圖中尋找一些我們喜歡的元素再融合在我們的音樂中,也可說是一張帶有英倫獨立音樂味道的專輯吧!我們會這樣形容The Pliable的音樂為:迷離、夢幻、氣氛化的英式結他音樂加上點點電子聲效建築。 B : 雖然音樂取向繁雜,但Parallel當中依然有一種素質是相當濃烈的,那是八十年代的synth pop及new wave味道,Depeche Mode的足跡處處可見,可以談談Depeche Mode對你們的影響嗎? P : 其實最影響我們的音樂是九十年代的英倫音樂,因那個年頭我們才真正的懂得所謂 “聽歌”,至於八十年代最影響我們的除了Depeche Mode外,還有達明一派。 不錯,Depeche Mode對我們有著深遠的影響,以主音Joel 為例,90年的violator其實才是他擁有的第一張DM唱片, 之前DM的歌曲都只是在收音機及電視中聽到,及後才購回他們於八十年代出版的唱片,從而中毒至今。 而DM最令我們欣賞的其中一個地方是可以寫出很上乘的旋律,有流行元素但又不落俗套,而DM後期的電氣搖滾風格,亦為我們提供不小參考資料,而violator更被我們視為一張參考性極高的專輯。 B : 那八十年代於The Pliable各人心目中又佔有一個甚麼樣的位置呢? P : 八十年代給我們的印象既模糊又清晰,感覺相當奇妙,當時我們正處於小學至中學的階段,開始有能力判斷外間的事物,感覺當時的人和事都比較有“heart”,而這種情懷在今天已變得罕有及不受重視似的。 B : The Pliable的音樂流露的都是一種充滿鬱結的都市人情懷,你們都認為我們的都市中存在甚麼樣的問題呢?而The Pliable心目中怎樣才是一個理想都市呢? P : 可能這個都市實在運作得太快,工作要快,玩要玩得快,思考事物也要快,可能人們也想停下來喘喘氣,但社會不斷催促你向前走,人們也像害怕落後及被淘汰似的,以藝術創作的角度來看,這是會扼殺某些作品的生存空間。 至於怎樣才是一個理想都市,其實我們倒沒有認真去想,因為凡事都會有它美好的一面,也有它陰暗的一面,如果這是自然定律的話,倒不如在這社會中尋找一些自己認同,適合的東西和空間去追求和生活吧。 B : 從專輯介紹文案中讀到,你們這樣解釋專輯名字Parallel的意思:兩條平行線代表著兩條路軌,列車上乘載著The Pliable的成員及聽眾,駛向一處很遠很遠的地方,就像電影"2046" 一樣,沒有人知道哪裏會是怎樣,因從沒有人在哪地方回來。 然而,其實如果平行的兩條路軌分別代表The Pliable及聽眾的話,大家看似是朝著同一方向同步而行,但實際上卻是永遠不會相遇地,你們認為樂隊跟聽眾應該保持這樣的一種相處及溝通方法嗎? P : 我們覺得這關係頗奇妙的,香港的獨立樂迷普遍較為含蓄,至小覺得喜歡我們的都會是這樣吧 (笑….),看live時也多是靜靜的欣賞,感覺上較疏離,但同時你又可以在網上與他們直接溝通,突然又像朋友閒談般那樣親密,感覺頗為有趣,我們想這也是香港的獨立樂圈的一種特式。 B : Parallel專輯中有三首歌找來了三個單位製作成音樂錄像,請分別介紹三個單位的背景及跟The Pliable的關係。 P : 製作音樂錄像的三個單位分別為Hook Ghost、Thomas及黃精甫,Hook Ghost其實是我們的代號,即是其中一些錄像是我們自己拍攝的。 Thomas是獨立樂隊Malfunction的成員,我們的band 房是在同一層工廠大廈,而他現正在大學修讀關於Media的課程,他又有興趣拍攝錄像,所以便找他幫手。 黃精甫是我們的老朋友,他更是樂隊前身Diva的第一代結他手,當我們提出製作音樂錄像的要求時,他一口便答應, 雖然他只是負責剪接部分,但影片出來的效果令到我們非常滿意,可能他曾跟我們夾過 band,所以會特別感受到樂隊的所想吧,我們真的非常多謝他! B : The Pliable的音樂當中蘊含了豐厚的電影感,而音樂錄像亦交由電影導演黃精甫負責剪接,The Pliable對音樂與電影的關係有何觀點? P : 音樂與電影的關係就像薯條與茄汁,電影是薯條,音樂是茄汁,你吃薯條不加茄汁,薯條都不會難吃,但就好像 “乾爭爭”似的,感覺單調了一點吧。 B : 你們認為音樂與影像的關連是甚麼? P : 音樂與影像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不獨是一些真實的影像,其實更重要的是腦海中的畫面,就以專輯為例,我們在製作迎過程中其實不斷浮現歌曲的畫面,如要用圖畫來表達歌曲,我們也可以繪畫出七幅不同的圖畫出來,這是在我們創作上很重要的一處靈感的來源,也希望聽眾能從我們的音樂中感受及想像到一些畫面。 B : 從Parallel專輯中的作品之內,我們可以聽到樂隊於聲音效果上的一些追求,而這些聲音上的實驗與現場演出是相信將會變得蕩然無存,氣味相信亦會作180度轉變,相比之下,你們會比較喜歡錄音室研製出來的The Pliable還是比較原始的現場演出聲音呢? P : 這便是我們覺得錄音室作品及現場演出作品的趣味分別所在,甚至在制作專輯時,我們刻意不去想現場演出時是否可以做到同樣效果,因為這樣你便會做得不夠盡,亦不能盡情發揮錄音室作品所擁有的特性。 至於錄音室作品及現場演出作品是有互動性的,兩者是互相影響著的,所以兩種聲音我們都喜歡。 B : The Pliable除了創作屬於自己的音樂,還發起連結其他志同道合的樂隊籌辦分別以Are we monsters?及Collected monsters !為名的音樂會,而據知隨著Parallel的推出,Collected monsters !系列的音樂會將會再次舉行,感覺上The Pliable於香港的獨立音樂圈中並不算是最活躍的一群,但卻是運作得比較立體的一個單位,你們認為這樣的生活模式是否適合這個城市呢?你們又認為這個城市的生態環境跟音樂人的關係如何呢? P : 其實我們都是因應這個城市來作這種模式,獨立音樂看似是“唔好諗咁多,做咗先算啦” 的態度,但當中的困難及限制倒也不小,所以我們也是看環境來盡量做,希望自己做得開心時,聽眾也聽和看得滿意。 至於城市的生態環境跟音樂人的關係,我們會想這是關於結構性的問題,其實香港一直缺乏對音樂文化的教育,大部分人對音樂都不夠專重,這可從盜版及非法mp3下載等問題上看到,當然外國也會有這種問題,但在香港如果大部分人都是繼續這樣的話,音樂工業便很難支持下去。 另外下一代對事物的價值觀,音樂在他們心目中的位置究竟是怎樣,都是對日後音樂發展有著重大的影響力。 B : 你們對現在獨立音樂的發展有甚麼觀感及期望? P : 隋著電腦錄音軟件的普及,獨立樂隊/音樂人要發表作品已不是什麼難事,反而我們要想想獨立音樂下一步要怎樣走,除了在滿足自己的大前題外,是否要對自己有更大的要求,如更注重音樂本身的質和量,從而改變很多獨立樂迷買唱片是支持下的心態,變為是真心想購買那唱片。 另一方面獨立音樂label近年發展日漸成熟,獨立音樂圈能否健康地發展,他們是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所以獨立音樂label能否生存下去也是重要的一點。 B : 你們有欣賞的單位嗎?為什麼? P : 以獨立樂隊來說,Revolver、Primary Shapes、Elf Fatima、Alok、22cats、Malfunction、Unixx、沼澤、已解散的Choas及Plastic Gap等等,都是我們欣賞的單位,有些是喜歡他們的音樂風格,有些是欣賞他們的態度吧。 B : The Pliable對The Pliable的期望是…… P : 首先是可以有火花地繼續夾下去,畢竟以香港的環境是難以預計的,其次是繼續做唱片,因為覺得我們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進,例如錄音技術等等,及嘗試多些不同的風格,如更多電子音樂及ambient式的樂章,希望下一張唱片不用做那麼耐吧! 跟這三位朋友傾談過後,再讀過以上的訪問對話,對The Pliable的感覺彷彿來得更親切,這一份感覺當中包括了很多值得慢慢消化的部份。The Pliable是給喜歡思考、想像力豐富的,跟他們的音樂一樣,你大概不會對他們一見鍾情但倒會暗生好感,只要願意花多一點時間聆聽及思考當中的點滴,最後你還是會喜歡上The Pliable。實在,我們都早已被太多的方便蠶食過了,我們都希望得到更加立體更加具內在的實質,我們都已經厭倦入口即溶,我們都渴望歷久常新,這一頭沒有骨幹的三頭生物是近日找到最好的答案。 試聽 : The Pliable - My Fragile Happiness 下載 參考網站 : http://thepliable.blogspot.com/

3 Comments:

Blogger joel08 said...

To BSFH

你講"若有所思"果個係咪我呀? 哈哈 !

cheers!

6/28/2005 02:48:00 pm  
Blogger BFSH said...

哈哈.... 你們自己對正號碼就請自行入座吧~~

6/28/2005 02:52:00 pm  
Blogger dghnfgj said...

EVEN by wow gold the standards gold in wow of the worst financial buy wow gold crisis for at least wow gold cheap a generation, the events of Sunday September 14th and the day before were extraordinary. The weekend began with hopes that a deal could be struck,maplestory mesos with or without government backing, to save Lehman Brothers, America''s fourth-largest investment bank.sell wow gold Early Monday buy maplestory mesos morning Lehman maplestory money filed for Chapter 11 bankruptcy protection. It has more than maplestory power leveling $613 billion of debt.Other vulnerable financial giants scrambled maple money to sell themselves or raise enough capital to stave off a similar fate. billig wow gold Merrill Lynch, the third-biggest investment bank, sold itself to Bank of America (BofA), an erstwhile Lehman suitor,wow power leveling in a $50 billion all-stock deal.wow power leveling 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 (AIG) brought forward a potentially life-saving overhaul and went maple story powerleveling cap-in-hand to the Federal Reserve. But its shares also slumped on Monday.

2/16/2009 10:52:00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