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5, 2005

MAXIMO PARK


單是從設計出發已經夠吸引了!
第一個感覺令我想起了KASABIAN,但再看多了,MAXIMO PARK原來更得我心!

MAXIMO PARK來自英格蘭紐卡素,A Certain Trigger是五人樂隊剛推出的首張專輯,經過自資出版一張紅膠七吋細碟及一輪現場演出後,就得到現有唱片公司WARP Records的一紙合約,沒錯,是WARP Records,但MAXIMO PARK是活脫脫的indie rock格局,可能跟你心目中WARP Records出品應該有的形象不完全一樣。

雖然樂隊來自英格蘭的北部,雖然依然帶有極重的口音,但卻沒有多重"鄉下佬"的氣味,相反由包裝設計,到樂隊的妝扮,到主音Paul Smith(對,同名同姓!)的歌詞,還有他喜歡閱讀喜歡作詩的嗜好,都好為MAXIMO PARK添上了多一份不太一樣的色彩,雖然音樂上是兩碼子的事,但這樣投射出來的性格,不難令人聯想起The Smiths / Morrissey來。

首張專輯A Certain Trigger的限量特別版CD附送了一張名為"東京公演"的七曲迷你現場錄音專輯,收錄了樂隊還未推出專輯之前於東京的現場演出,錄音中你可以聽到主音Paul Smith引得日本的小妹妹都哈哈大笑的獨特日本語,當然獨立封套設計上還得要加上日文字的標題,MAXIMO PARK的目標早就比很多其他新樂隊訂立得鮮明。

A Certain Trigger


參考網站 :
http://www.maximopark.co.uk/
http://www.warprecords.com/

Monday, May 23, 2005

是我有錯嗎?

還依然在討論對與錯的問題。

互聯網穿梭機速度的發展,mp3微塵一樣的強大滲透力,對音樂工業的工作人員都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震撼,這個在這裡不花太多篇幅討論了,實在大家都心中有數。然而小時候老師教導過這樣的一條理論,凡事均可左右兩面觀之有正有負有前有後,當互聯網與mp3聯手將音樂工業原有的穩健打得潰不成軍的同時,其實它們卻靜靜地為音樂創作燃起了另一個希望,說是希望可能有人會認為有點誇大,但我深信這的確是一個希望!

二零零四年頭DJ Danger Mouse發表了一張虛擬專輯The Grey Album於網上供免費下載,同一時間這張專輯卻牽起了連番極具爭議性的討論及對峙,正正因為The Grey Album其實是DJ Danger Mouse靈巧地將The Beatles "White Album"及Jay Z "The Black Album"合二為一的REMIX Album,The Grey Album對於版權擁有者而言當然是天方夜譚不能夠接受的事實,但對於樂迷或音樂人而言,The Grey Album卻是一次具有啟發性及趣味性的聆聽經驗。結果The Grey Album沒有為DJ Danger Mouse帶來豐厚的商業利潤,卻換來了法庭的傳令一份。

我想起Bjork,網路上其實一向流通著數量不少的音樂人remix作品,這些remix作品的出現大多數是因為remixer對作品原曲的喜愛或對音樂人的敬意而來的,而於云云的remix作品之中以Bjork的來得最系統化,由Bjork的樂迷們發起的fan-made remix site於網路上早就通行了,而且當中作品的數量與質量都長期維持於高水平之上。這其實是一個可供發展的項目。於是有一天,Bjork.com的新聞當中出現了一項公佈,呼籲招募二十個單位為Army Of Me作remix,結果在六百多首作品之中Bjork及Graham Massey揀選出最後的二十首作品結集而成這張Bjork - Army Of Me - Remixes and Covers。

還有另外的一件事情,二零零二年R.E.M.推出專輯Reveal,樂隊將Reveal交給了六個remix artists : Andy Lemaster,Knobody / Dahoud Darien,Jamie Candiloro,Matthew " Intended" Herbert,Chef及Her Space Holiday / Marc Bianchi,讓他們為專輯中的歌曲作remix,然後結集成為了R.E.M.有史以來的第一張全remix虛擬專輯"r.e.m.IX",這張專輯及製作背後的介紹全都置放於R.E.M.的官方網站上供免費下載。

事情其實都差不多,但卻有完全不一樣的結果。不過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今天的DJ Danger Mouse已經成為Gorillaz全新專輯中的其中一位製作人,這彷彿在說明其中的一些觀點。今天,音樂工業所面對的問題是前所未有的嚴峻,但其實它可能又是另一個生機,天曉得,關鍵還是老生常談的自強不息,開放自己的思想空間接受新思維的挑戰,為自己的創意來一次remix......(下刪十萬字).......

各位音樂人/音樂工業從業員,共勉之。


DJ Danger Mouse
http://djdangermouse.com/


Illegal Art
http://www.illegal-art.org/

Bjork
http://www.bjork.com/

Army Of Me - Remixes and Covers
http://onelittleindian-us.com/armyofme.html


Fan-made Bjork Remix Site
http://fred.thatswhatyouthink.com/bjork/

http://www.animara.net/feisar/remixes.php

R.E.M.
http://www.remhq.com/


Thursday, May 12, 2005

從迴聲之中看到自己


每當成年人聽到年輕的談到煩惱問題,都總會即時湧出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想法來,少不更事可以是年輕人強說愁的出發,但不是全部。作為曾經都年輕的成年人,我都經歷過強說愁的階段(當然那一刻不會認為自己是強說愁),今天回看當日的愁感覺可能有一點皮毛,但當日的感受亦同樣來得天崩地裂風聲鶴唳。

聽echo的音樂,令我想起很多年少輕狂的片段。從主音兼結他手兼作詞人吳柏蒼的文字當中,你可以再一次體會到年輕時放縱地讓思潮馳騁於低落迷失領域的心情,孤單無助失掉共鳴放棄溝通......這些聽進成年人的耳朵裡都會換來一聲冷笑,但冷笑之前請都回想,你我不同樣都曾經感性過嗎?你我不同樣都曾經偷偷享受過墮進強說愁的自憐之中嗎?你我不同樣都是從這樣強說愁的滋味中成長的嗎?


"...請你抹煞我的知覺
讓我能 更完美
請你剝離我的防衛
讓我能 更安全
Do you feel OK? Do you feel OK?..."
《OK?》

"...而這一切 卻驟然斷了線
落在夢境中低迴
夏夜的星轟然殞滅
留下冰冷的光焰
我拾起 灑落的話語
卻依然陷落在黎明前的依偎..."
《夏日晚歌》

"...過了這個夜晚 一切不再
如此美麗世界 我卻在此伴你沉溺
如此美麗世界 我卻在此陪你嘆息
如此美麗世界 我卻在此伴你沉溺
如此美麗世界 我卻被你依賴成癮..."
《紅與藍》

"...驀然間我又再次捲入這莫名的哀愁
舉目所及的一切不過只是胡亂的拼湊
而一切
思緒交錯 情感煽動
只是知覺的暫留
是否 這是種錯
是否 是種淪落
是否 人們一直在尋求靈魂的解脫..."
《感官駕馭》

"...當我清醒夜色已墜 一切消失在眼前
當我清醒夜色已墜 夢境已灰飛湮滅
當我清醒夜色已墜 回憶又迴盪耳邊
當我清醒夜色已墜 一切又回到從前..."
《瞬間》

"...我希望逃離這片繁瑣
不願如此墜落
我希望扯破你酸苦面孔
撕裂你的軟弱..."
《限度》

"...每當我從中赫然驚醒
卻暫留窒息而迷惘
瞬時間我又開始恐懼
這破散飛離的喧嚷..."
《我將死去》

感官駕馭
少年的最後旅行 1999-2003 Love Song Collection

參考網站:
http://www.echoband.com/

Wednesday, May 11, 2005

Eels - Blinking Lights and Other Revelations



近期聽得稱心如意的其中一張專輯是Eels - Blinking Lights and Other Revelations。

這依然是一張很Mark Oliver Everett自己的專輯,這是一張跟Mr. E的人生閱歷有著千絲萬縷關連的專輯,"a love letter to life"是Mr. E對這張專輯的形容,它不期然會令你想起2000年的Electro Shock Blues專輯,Blinking Lights and Other Revelations雖然依舊是灰色當道,感覺依舊滿懷鬱結,這個當然跟Mr. E的家庭背景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1982年他的爸爸離世,1996年他的姊姊自殺身亡,1998年他的母親癌症病逝,今天的Mr. E就只有自己一個,從官方網站的訪問中Mr. E表示自己其實老早就應該跟姊姊一樣走上自我了結之路,而今天依然健在就只因為音樂。雖然如此,但相比之下,Blinking Lights and Other Revelations彷彿卻又沒有Electro Shock Blues厚疊疊的傷感,取而代之的是多添了一份歷盡滄桑的老頭子感覺,畢竟年月除了於你的生命裡添上記號之外,還會為你加添更多的領會。

Blinking Lights and Other Revelations是一張需要時間消化的專輯,除了是因為那雙CD33首歌93分27秒的份量之外,還有是那思潮起伏的流動及音樂背後的情懷都是需要以時間交換,但絕對是值得的。

p.s. Blinking Lights and Other Revelations專輯之中你還可以找到R.E.M.的Peter Buck及Mr. E的偶像Tom Waits坐鎮。




參考網站 :
http://www.eelstheband.com/

一分鐘的災難



是今早的事情。
如常的到這裡來開始循連結走訪其他網誌,赫然發現這裡的所有文章都消失了!
說消失的意思就是單純的消失了,沒有任何痕跡,沒有任何預告。慌忙登入控制版面查看一下,控制版面的顯示是檔案內沒有文章!

天啊!這怎麼可能,我辛辛苦苦(至少我自己認為有一點辛苦的)做的,怎麼可能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就是我突然的神經病發作失控地要將所有文章留言都殺掉,我似乎都得要逐一去幹,怎會就這麼一分鐘就去得一乾二淨!?

心在急的同時,手指不停地按滑鼠reload再reload,當然你現在都已經看到了,所有一分鐘前消失得徹徹底底的都完完全全的回復過來了!失而復得的感覺實在甜美,它令你的精神感官都同一時間振奮起來!不過實在可免則免了,我怕受不了......

pic by BFSH

Monday, May 09, 2005

當兵好

08.5.2005是二次世界大戰歐戰勝利六十周年,今早翻開報紙,大量有關世界各地人民紀念的照片,當然還有大量歷史回顧,看著一張張軍人的照片令我想起了林強1994年娛樂世界專輯中的一曲"當兵好"。工業噪音的聲效,高壓的節拍,放肆飛馳的結他噪音,失真扭曲竭斯底里的叫喊人聲,一遍血肉模糊屍橫遍野彷彿歷歷在目。

當兵好(Nice In The Army)
作詞:林強 作曲:林強 編曲:羅百吉

當兵好,沒煩惱 
沒有戰爭又吃的飽
盡義務,不要逃 
當過兵的男人最可靠

一人當兵,全家光榮,報效國家,真驕傲
捍衛家園,造福鄉里,犧牲奉獻,建設寶島

拿著槍,扛著炮,反攻復國救同胞
為種族,為宗教,戰爭殺人不用坐牢
三民主義,世界大同,是我們國家的目標
什麼時候,世界和平,祇有天知道
我靠! 我幹! 
中華民國萬歲! 
中華民國萬歲!

當兵好,沒煩惱 沒有戰爭又吃的飽
盡義務,不要逃 當過兵的男人最可靠 當過兵的男人地位高

出了社會,容易適應,所學專長,不得了
鞠躬哈腰,欺下瞞上,表面功夫,技巧妙

當兵好,沒煩惱 
沒有戰爭又吃的飽
盡義務,不要逃 
當過兵的男人最可靠 
FUCK !



不經不覺"娛樂世界"原來已經是十一年前的專輯,今天拿出來再聽一遍,感覺依然新鮮,那股於音樂類種上勇者無懼的交叉拼合,今天再聽還是一樣的具有前瞻性與震撼力。

Tuesday, May 03, 2005

他跟我的私人事

(原文刊於the Tripper 四月號,刊登後發現有錯誤,當中提到”少女心事”的一曲,實際應該是”第一次”,而"德發商場"則應該是"德信商場"(多謝 jenny指正),現已更正如下,謹此致歉。)

又到四月天,原來已經兩年。
從電視上看到歌迷們都齊集於添馬艦欣賞香港國際電影節露天播放”胭脂扣”,毛毛細雨從天上不停落下,灑在歌迷們的臉上,一時間分不開究竟是雨還是淚,一時間萬千思潮都湧上心頭,我再次想起一幕一幕我跟他的私有回憶。

他與我的開始來得一點不順暢,”儂本多情”是我們真正的相識,他風流不羈不可一世的演譯令我對他產生無限的討厭加討厭,雖不是喜歡商天娥,但倒不能夠認同他的觀點行為。還記得當時年紀尚小,非黑即白,一切思想考慮都只有兩面的單純無知,甚麼是演戲還不是太清楚,當時心想這個人必定紅不來!當然,事實証明我當時的想法是錯的……

我真正肯定自己是追隨者之一其實已經是很遲的事,那是”第一次”的出現,當時同樣為中森明菜而著迷的我,赫然發現” 第一次”這個中文版本,而且比原曲好上千萬倍(其實並不是難事,要知道當年的明菜實在並不是真真正正的歌姬!),雖然我非少女亦彷彿獲得了共鳴一樣的投入,我亦已經原原全全忘記了那曾經令我恨之入骨的詹時雨了!還記得當時於何文田區上學的我,跑到土瓜灣德信商場買那一張白色膠唱片時的興奮,唱片捧回家一直都沒有放在唱盤上,我聽的是從同學家中錄回來的錄音帶。為什麼?捨不得。

“無心睡眠”是我表現得最瘋狂的日子,當時正是他跟譚詠麟鬥得最激烈的時候,我雖然真身同時都喜歡聽譚詠麟的,但為了捍衛他,我不惜於同學間樹立起一副反譚的模樣,而最可怕的是,當年我的同學群中就只有我一個是他一族的,實在都不太難明白,當時的譚詠麟某程度上象徵著健康乖乖的,你告訴你媽媽你喜歡的是譚詠麟你媽媽就安心多了!所以當時的我心裡總在想,其他的同學們多半都是喜歡他的,只是無謂開口吧。膽小鬼!

告別樂壇的消息傳出,“Final Encounter”,告別樂壇演唱會,就活像是一支支釘往心上插一樣的痛,但同一時間,這一份瀟洒與看破紅塵卻又令我更肯定自己選擇他是正確的,一剎那的光輝並不是永恆的,其實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而且看得更加透徹。

不過最終他又回來了。
有些時候人會變得麻木,有些事情可以不去想得太清楚為什麼,就不會去想,對於他的回來,我亦同樣選擇不去想。
這一趟的回來轉變可不少,從各方面你都可以感覺到他的豁達,他的私生活,名利得失彷彿都對他起不了任何影響,當時的感覺就如天人下凡一樣的無慾無求…… 豈料最終又是另一次錯。

“CROSSOVER”是另一個重要的時刻,亦是個人認為是”我”以外最大膽的一次。他與黃耀明的配搭彷彿就是天賜一樣的理所當然及完美,但這事竟然要到2002年才發生,實在摸不著頭腦。第一次聽十號風球是明哥自己的現場演繹,當時已經知道這曲將會是他的,到拿起cd從揚聲器傳出他的演繹時,那一刻的感覺是出奇的似曾相識的,再加上春光乍洩的綺麗堂皇,這個crossover肯定是最匹配不過的了。

跟他真真正正的接觸是二千年的事,當年因工務要為他的拉闊音樂會任監製一職,得知的一剎那第一個反應是將這份差事推掉,心裡只有一個字:驚,其餘甚麼都想不到來。
當然我最終都沒有把這優差推倒。
事情由握手開始,第一次碰面,pearl向他介紹,我將會是他這次音樂會的監製,心想大件事,於他而言我無名無姓憑甚麼當他的監製?當然這都是錯,他笑容可掬比我更快的伸出手跟我問好,事情就這樣開始,我更加清楚知道怎樣才算是巨星。
這一趟於我的生命中留下了很多極難忘的時刻,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他豎起姆指問是否收貨的情形,我永遠不會忘記台上他跟我說的一番話,當時,他正在為枕頭一曲作綵排,他突然跟我說需要一個枕頭當道具,誠然,找一個枕頭來實在沒有多大難度,三兩下手勢當然就已經到手了,但這一刻他卻說不要了,因為他還是自己準備了。我心裡在想就一個枕頭難道你都不能相信我可以辦得來嗎?當然又是另一次的錯。他跟我說,音樂的演繹有些時候還是得要acting(他的確是說英文”acting”的)來輔助的,而如果要acting做得好,投入就很重要,所以我要自己找來枕頭!說老實,聽完更胡塗!之後,他的助手告訴我,原來那枕頭是他特意要人從家中帶來,是他自己的。原來要求可以去得很高。

兩年前的一個晚上,接到陳行的電話,「他去了。」心想都是惡作劇,但他重複說了幾遍,唯有扭開電視看看…….. 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To Fade Away……

同一年,我再一次為他擔任音樂會監製,不過這一次他沒有在台上,亦沒有給我豎姆指,但相信他在某一處聽著看著吧。
這個音樂會以繼續為題,我很喜歡這兩個字,它彷彿包含了千言萬語,它彷彿是一種有所延續的精神,它彷彿在告訴我們有些事情其實並未完結,於某一個不同的國度他仍然在繼續。
繼續。

後記:這篇文章寫得亂七八糟沒頭沒尾的,但它卻是好一些留在心內已久的紀錄。其實要寫還可以繼續,下一年又繼續吧!

我的選曲 :
1. 寂寞夜晚
2. 迷惑我
3. 無心睡眠
4. 妳在何地
5. 無需要太多
6. 春夏秋冬
7. 我
8. 怪你過份美麗
9. 最冷一天
10. 漫天風雨

台北五十小時

因工務關係,早幾天到台灣走了一轉,三天兩夜合共五十小時,但實際的工作時間其實只需當中的大概幾個小時,所以多得這一趟的工務,幸運地得到四十多個小時的休憩時間,只是要到步才知道工作的幾小時究竟是哪幾小時,所以到淡水吃黑豆腐花、到九份走那條石級路、到天母區閒逛、到北投浸一個溫泉浴等等的節目,都沒有被安排的,取而代之的就只有簡簡單單的到誠品走走買買書、到台灣當代藝術館參觀、到院子及風和日麗唱片行探探Charles、及相約自然捲奇哥娃娃碰碰面,就這樣。

我有一點奇怪,一般人都會經常有機會到台灣泰國之類的地方,但我卻沒有,這次才是我第二次到台灣,泰國還未正式到過,只有一次往意大利的行程於泰國轉機時濟留了一晚,沒有踏足過任何酒店及機場以外的地方。 第二次到台灣的感覺跟上一次沒有多大分別,我依然覺得台灣感覺上是一個可以令人悶得發瘋的地方,而她的悶人感覺其實來自她的文藝,而同一時間,她的這份文藝卻又是她的吸引力所在,一切就得要看你的心情了。

到達台灣的第一天,來到西門盯酒店的時間已經將近五時,亦肯定了工作的時間將被安排於離開台灣前的最後幾個小時,於是就開始安排自己的時間。但可能跟舟車勞累有關,亦可能跟悶熱的天氣有關,身體早就感覺到疲倦,往西門盯隨便走一轉,到華西街夜市吃了鐵板燒飲過台灣啤酒就回酒店休息了。


第二天的行程是這樣編排的,先到台灣當代藝術館參觀一個名叫"偷天換日"的展覽,然後就到誠品敦化南路的店,再到位於建國南路的院子及風和日麗唱片行探探Charles,晚上就跟自然捲奇哥及娃娃見見面。

台灣當代藝術館位於長安西路,其實位置上跟台北車站算接近,但於台北車站卻完全沒有找到指示,瞎找了一輪才終於找到。台灣當代藝術館是一間由政府與私人企業同時資助的單位。零一年開館的台灣當代藝術館本身已經是一座古蹟,紅磚灰瓦鐘樓設計的館子於日軍佔領的時代是一所小學校。以"偷天換日"為題的展覽但看標題可能摸不著頭腦,其實這是一個以"如果你是台灣當代藝術館館長"為主題的一個展覽,這是一次對自身的檢討,亦是從天馬行空的創意與建議當中吸取養份的機會。這不就是我們都應該為自己做的事情嗎?只是你需要的膽量可不少啊!

離開台灣當代藝術館就直接乘捷運到敦化南路去。誠品書店位於敦化南路的分店上一次都有到過,優雅怡然廣闊舒適的地方佈置,極高的藏書量,多元化的書種,還有文藝味道超濃的副產品...... 誠品敦化南路店由第一次拜訪之後已經成為了我到台灣必到的地方(雖然這只是第二次)!

從誠品買走了一堆書,其中一本名叫"剛左搖滾:萊斯特班恩斯傳記 Let It Blurt : The Life & Times Of Lester Bangs, America's Greatest Rock Critic"。我很喜歡這本書的出發點,搖滾樂的歷史當中滿佈了搖滾巨星,但整個歷史的形成其實還有很多於周邊徘徊的角色存在的,而樂評當然是其中之一,而這本書正正就是以Lester Bnags這一位美國樂評人為出發點,從而披露一些可能已經知道,亦可能是從未暴光的搖滾瑣事。

另一本很有趣的是"高速鐵路新時代 The Practical Guide To High Speed Rail",一本介紹世界各地高速度火車的書。我一晌對火車很感興趣,除了九廣鐵路之外,我對世界各地的火車都感興趣,喜歡看亦喜歡坐,而且火車總給予我一種很獨有的浪漫感覺的,這是很私人的感受,沒有任何故事背景,只是由小朋友年代被我媽從車窗運上火車一刻開始,我就跟它開始了這一份浪漫的感覺。

"奇怪的溫度"是陳明才著的書,陳明才是一位藝術工作者,他是一位優秀的舞台劇演員,他寫文章,他畫插畫,同一時間,他也是一位躁鬱症患者,二零零三年八月,他走到海邊,留下遺物和一雙鞋子,從此就失蹤了。"奇怪的溫度"是陳明才的一本半自傳式的文集。

翻一翻地圖,發現由敦化南路到建國南路其實只有幾條街的距離,於是就決定放棄捷運走走看,結果走上了差不多二十五分鐘,我肯定手上這份從機場取得的地圖是不按比例繪製的。

從院子cafe正門處已經看到風和日麗唱片行的牌子,其實院子跟風和日麗唱片行其實都位於同一個位置,兩者都是老闆Charles及太太的心血。就進院子的一刻開始,你的心情都輕鬆起來,配樂是舒適平靜的緩拍,粉色的佈置還有兩頭懶洋洋的貓咪四處躺,偷得浮生,如果可以在這裡待下去,多好!

這是貓咪一號

這是貓咪二號,而鼎鼎大名的自然捲專輯Cest La Vie封面上的那一條貓咪尾巴就是這一條了!

這就是院子cafe加上風和日麗唱片行最佳的配搭:蜜糖咖啡配上有杏仁及果醬的法式麵包,還有供試聽的iPod及放滿介紹資料的file。

於風和日麗唱片行恰巧碰上的幾位新朋友:樂隊929的低音結他手,樂隊絲襪小姐的主音小龜及樂隊Fire Ex的一哥。

小龜跟一哥合組了一個唱片品牌名叫村山小學,而絲襪小姐的首張三曲EP"我會在那裡跟你說再見!!"亦剛剛經由村山小學出品,這日他們就一起將貨送到各大小唱片行供發賣,而我亦相當榮幸得到他們送我的一張!

離開風和日麗唱片行就跟奇哥到位於師大區的夜市吃晚餐,這晚吃的是台灣滷味,味道很好,而且份量很大,一大碟的都吃不完。

吃過晚餐就到同樣位於師大區的地下社會去,地下社會是台灣很有名氣的live house,位置處於大學區域之內,到來這裡看表演的觀眾亦大部份是大學生。這一晚我們看了兩隊樂隊的表演,一隊名字是Slow Burning Machine另一隊是8MM SKY。告訴你,在不足千呎這麼狹小的地方擠滿了三十幾度高溫蒸透的年輕人的地方看這樣的演出原非一件賞心樂事,壓迫的環境與不太優質的音響設備令音效變得並不清晰,整個晚上兩隊樂隊於台上唱的及講的每一句我都沒有辦法聽到,甚至連那一部korg的聲音亦都被放肆的結他噪音狠狠地蓋過了,但當晚奇哥問我兩次感覺如何,我的答案都同樣是:很好!我並沒有說謊,我實在感覺很好,這些都跟音質及環境沒有關連,只要你在場,你都會被台上負責表演的那份熱血及台下專誠來欣賞的觀眾的熱情所感動!台幣二百五十的入場費不包括好的音響及足夠的空調,只有表演者的熱血與汗水及一支啤酒,這一點,我看在眼裡覺得有點難過,這些場面為什麼於香港不會出現?

地下社會演出之後,我們到另一個地方坐下,這時Charles及娃娃都到齊了。娃娃跟我說了很多遍要再到香港來,其實由上一次到香港演出之後,她已經不斷地跟我說要再到香港來演出,她要唱足兩個小時!我跟她說沒有問題,讓我來安排,她就哇哇叫了!

在回香港的飛機上,我的腦海裡不停地重複出現行程中的各個片段,這一趟的台灣行,來去都有點匆忙,但卻感覺充實,而且心裡感覺到有一份難以形容的溫暖。


參考資料及網站 :
台北當代藝術館
103台北市大同區長安西路39號
(02) 2552 3721
開放時間: 週二至週日(週一休館)上午十時至下午六時
http://www.mocataipei.org.tw/

地下社會
台北市師大路45號B1
(02) 2369 0103
營業時間:周五六8pm~5am;周日~四8pm-4am
樂團現場演唱:周四~六晚上9:30-11:30
http://www.underworld-taipei.blogspot.com/

院子Cafe
台北市建國南路二段193號一樓
(02) 2707 8648
營業時間 : 星期二~星期五:12:30~23:00
星期六:11:00~23:00
星期日:11:00~22:00
http://amyyard.agoodday.com/

絲襪小姐:http://home.kimo.com.tw/russying0421/
8MM SKY:http://www.8mmsky.com/


台北五十小時 pic by BF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