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0, 2007

也來迷失東京

Love Is All Around 2
離開機倉已經接近十時,Skyliner尾班車已經開出,只好乘平常的火車到市區去。明明清清楚楚看到是急行,但逢站必停結果去到東京站都已經十一時多,再轉山手線到新宿去已經十二時過外,未遊玩感覺已經疲倦不堪。快快的check in就到樓下去買電話咭,順道找點吃的,至少不要讓第一晚到東京只落得筋疲力盡就倒頭睡去。

就在酒店的樓下附近找到一間居酒屋,其實要在這區找居酒屋一點不困難,畢竟都屬於歌舞技盯的範圍,不過這一間有一個過人之處,除了跟酒店極近之外,最重要是門外貼上了過百種日本酒的標語,當然,要飲都是選一種吧,但這個陣容似乎都值得見識見識!於是就走進去,而且一吃就三晚,每晚回酒店前都來這裡喝一round清酒吃一點魚生。

這一趟到東京,一心一意就是為了休息,這個休息是腦袋的休息,這樣的小休其實已經等很久了,有一段不短的時間覺得自己有一點腦閉塞,甚至失去方向感。這個或許身邊的人都並不容易察覺到,我的生活一直都如常,工作有序貨照交,沒多少的出錯亦沒有給別人帶來太多麻煩,只是有苦有時確實就只有自己知,失常都是自己才會注意得到吧。就這樣,心一直都想,這個旅程,應該要放鬆,沒有目的,沒有購物清單,無需要接電話,這個尤其重要,我是一個極其討厭通電話的人,我並不是厭惡溝通,我就是討厭拿著電話在blah blah blah!這個旅程只期望盡情吃盡情喝盡情看,務求四天過後一條好漢!結果跟以往任何一次到東京都不一樣,我一丁點的資料搜集都沒做過,只在臨離開前一日才趕忙將JR的路線圖下載列印!

第二天一早起來精神奕奕,走到同樣位於歌舞技盯的新宿食堂吃早餐,這個地方是早幾年跟AT17到東京工作時到過的,剛好這一次住的這間酒點跟上次都一樣。這個食堂的早餐是自由配搭的,我選擇的是鹽燒魚、鹽辛魷魚加一碗白飯承惠650yen,我最喜歡。

離開新宿食堂就往JR車站去,這天的第一個目的地是位於橫濱的Bayside Marina Outlet,這個地方只要到東京時間許可的話我都會去,許多年前第一次發現這個地方當然就為購物,這個outlet的陣容都算不俗,Levis、Nike、Adidas、XLarge、Fred Perry、Casio G-Shock、Franc Franc…… 不過隨著年紀的長大,購物的意欲已經大不如前,但還是要來走一走主要都是因為過程。來這算長途跋靾,JR轉地鐵再轉無人駕駛列車,然後再要走一小段路,不過這段路走起來感覺最舒服,沿海的路邊走,遠望海邊停著的一艘一艘遊艇,晴天的日子陽光照到海面反射回人行道上,耳邊當然還要插上你的iPod,你可以肯定自己在假期之中。

有關iPod,由一開始已經感受到它的shuffle功能的偉大,它讓原來已經滾瓜爛熟的歌曲都多添了一份意料之外,感覺完全不一樣。我在橫濱時就有一個想法,大概日後可以做一個daily shuffle的紀錄,可能會蠻有趣。這是前往橫濱途中的其中一段shuffle playlist:

1. Radiohead – Airbag
2. 張震嶽 - 想太多
3. Chet Baker – Daydream
4. R.E.M. – Monty Got A Raw Deal
5. The Rolling Stones – (I Can’t Get No) Satisfaction
6. The Velvet Underground – After Hours
7. Nina Simone – Rich Girl
8. 方大同 – 偷笑
9. Sigur Ros – Avalon
10. David Sylvian – Buoy

Outlet之內走了一圈,只買了一條501牛仔褲。我喜歡在日本買501,因為日本人個子比較少,剛好適合我的身型,在日本可以買到我需要的W36L32,但香港的Levis專門店就只有W36L34。可能你會問,香港買的L34不是可以改成L32嗎?香港的Levis專門店還殷勤地提供這個服務。這個我當然知道,但如此一來,這條501往後就一直要背著名不附實的身份來過日子了!你以為沒有人會發現嗎?你太天真了,後期修改的褲腳是會把你出賣的!

下一站要到原宿去,打算先走一圈原宿然後再徒步往涉谷去。由JR車站經竹下通往裏原宿方向去,經過一間咖啡店,這間店已經在這裡很久了,還記得有一次到這裡,向裡頭望竟然遇上了一個香港來的朋友。不過想來又沒多少值得驚奇,東京跟第二個香港都沒有多大分別,竹下通不就是女人街一樣嗎?這天走在竹下通之上,每過幾個舖位就聽到一兩個人在說廣東話,跟在旺角碰上朋友的機會其實都差不多高。
Nike billboard
由原宿一直走到涉谷,一到涉谷便立即到築地壽司去吃,每人限定30分鐘之內至少完成七碟,對於在假期中的我實在輕易,甚至必然肯定可以超額完成。吃過壽司,在涉谷繼續鑽一會就往乘車到下北澤去,這晚打算到位於下北澤的Garage去看演出。這並不是我頭一次到Garage去,但真正去看演出則是第一次。到達下北澤時大概四時多,走到Garage門後發覺完全沒有任何動靜,既沒有看到任何人出入, 甚至沒有一點外洩的聲音,令我覺得自己可能要碰釘了。

往外頭的小路走去,見到一間中古cd店,走了一圈一眼就看到了Stevie Wonder – Songs In The key Of Life專輯,日本版,完整無缺,即買。離開這間中古cd店,天已經陰起來,說時遲那時快雨就下來了,還不算很大,不過眼見對面正好有一間看來相當妥當的店子可以喝一杯,就決定停一停唞一唞,怎料到剛進去外頭就變成滂沱大雨!還好,叫了一杯生啤,看著門外的雨,想起我已經很久沒感覺到,雨原來可以並不討厭!這一口啤酒,透心涼。

酒喝光,雨亦停了,六時許決定再到Garage去看一次,日本的這類型的Live House一般都是六時進場,六時三十分開始演出,果然,門已經開了,總算沒有白行。門外的店員問我今晚要來看那一隊樂隊,我說沒有,因為我一隊都不懂!她以不信任的眼神看著我繼續重覆她的問題。為什麼我就不可以來看完全不懂的樂隊們?糾纏一輪,她沒我辦法就只好收錢放行。2800yen包一罐啤酒,她問我是否要Heineken,我說不,我要Sapporo!

準時六時三十分樂隊就上台,日本人守時兼講求紀律,葉德嫻大概應該到日本發展! 第一隊是我唯一知道名字的,叫Sylvia,因為我只聽得懂這個,而且我看到有一群少女拿著一張寫著Sylvia的咭在等他們。三個男生,音樂是很典型的日式陽光正氣搖滾氣味,其實往後的兩隊都差不多,只是第二隊是兩個女生負責鼓與低音結他,第三隊則是女主唱。我只看了三隊,時間已經八時過外,肚子已經在瘋狂擊鼓之中,離開Garage就直往涉谷去,對,又是涉谷,因為我要大口大口的去吃我愛的牛肉火鍋放題!這間放題位於涉谷Beam六樓,名叫涉谷牧場,都是差不多每次我都會光顧一次,一杯生啤配上任你吃個夠的牛肉,你會期望自己可以在東京定居。

回到新宿,時間已經十時許,之前已經說過,那個地方我一吃就吃足三晚了,這晚是第二晚。這家店叫千鶴,裡頭只有一位師父與兩位年輕的店員,而當中只有一位略懂英語,所以這幾晚都由他專責招待我。第一晚喝了一種清酒,這一晚喝另一款,不過我就是說不出分別來。第一晚我吃過一些不知名的魚刺身及海膽,第二晚則要了明太子及日本生蠔,之後我偷聽到師父說明太子免費。

第三天早上,起床後就乘JR到惠比壽,以往都會經這條路線,由惠比壽出發徒步往代官山,於途中的其中一間店吃早餐,這一次都一樣,只是曾經吃過的店都不見了,於是到另一邊的Fresh Burger吃Chili Bean Dog與咖啡。這家店有號稱是自家獨有來自富士山的礦泉水,原打算離去前買一瓶,往後卻忘記了。吃過早餐之後就繼續向代官山走,豈料走到一半,雨又開始來了,而且有越來越大的蹟像,只好再找一間店,再喝一杯咖啡吧!一等就半個小時。

代官山對於我已經沒有以往的吸引,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All Ordinaries的結業!以往都很喜歡到All Ordinaries於代官山的這間店,店子很少,但可以逛很久。沒有All Ordinaries,還有bonjour records,二樓已經完全變成職員專用的辦工室,店面就只剩樓下。少了一層,卻多了幾台mac book與dvd player,貨品依然叫人目不暇給,只是每次都是逛多買少,這次都一樣空手而回。

代官山之後又是涉谷,對,又一次到涉谷去!如果到東京只讓我到一區,我就只會到涉谷去。這個下午都打算花在涉谷,因為這裡有HMV、Tower Records、Disk Union、Reco Fan,還有很多說不出名字專門發售黑膠唱片的店子,花一個下午實在並不算多。

走進Tower Records,由店外到店內,都是Dragon Ash,基本上在街上已經看到負責宣傳的貨櫃車作流動壁布,因為這一日他們推出一黑一白兩張一套的精選輯,不過吸引我的卻不是這黑或白而是藍,是曾我部惠一的全新專輯Blue。已經有一段不短的時間,無緣無故就停止了聽日本出品的音樂,可能就是隨著自己漸少到日本開始,翻查passport發現原來我已經有兩年沒到過這裡了,眼見這張曾我部惠一的專輯,我想起Sunnyday Service,亦想起了以前每年都總會到日本一兩次的日子,我發現原來有很多事情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起了變化,只是你根本不曾察覺。過去了的日子你沒法找回來,但遺失的感覺你還可以有方法讓它留在記憶之中,一口氣我就將這兩年間我錯過了的幾張曾我部惠一cd及dvd買回。
Get Back由竹下通遷往涉谷Parco Quattro地庫
由Tower Records出去,沿0101旁邊的路往上行,雨又來了,又是一發不可收拾的氣勢,推門就走進一間叫HUB的英式酒吧去, 這裡酒的size並不分大中小,而是1/2 pint或1 pint,英式嘛!我點了一 pint HUB Ale,大口大口的喝,痛快!這一刻我想,原來我懷念的是英國。1 pint之後,就到Reco Fan及HMV去,逛完肚又開始餓了,選了一間叫串助的串燒店,雞心、雞肝、金菇豚肉,我極愛的青椒與白果,點了說是自家製獨有的富士樓高原麥酒,比較苦的麥酒,正合我這種愛斬柴佬啤酒的麻甩口胃!飲飽食醉打道回府本以為這一晚就不會光顧千鶴喇,不過剛才已經事先張揚,由新宿車站一直走到酒店樓下,肚子竟然感覺有一點空!其實我並不肯定是實在的肚子餓,還是心理作用,總之在各樣的影響下,我還是吃第三晚了,而且這晚吃的是三晚之中最多的!明太子、生蠔、不知名的螺、超級鮮甜味美的湯一碗,喝的是另一款說不出分別的日本清酒!超讚!離去千師父問我翌日是否要乘晚上的飛機離開,我說是下午,他告訴我颱風正逼近東京,大概就在晚上時最接近!剛好早一步!他說如過明晚逃不了就回來再吃!

第四天是回程的一天,四時之前要到機場,我選了乘二時四十分的Skyliner,所以這個半天的行程就決定花在上野算。朝早起來再到新宿食堂吃一次早飯,是的,又重覆,大概男人於某一些方面是不喜歡改變吧!早飯之後到上野將行李寄存好於車站後就到外頭去,吃了一個我的上野必吃山菜烏冬,就到計劃中的HMV去,怎料原來為於AbAb七樓的HMV又已經結業了,只好掉頭就往0101地庫的超級迷你Virgin走走。看看手錶,時間已經差不多,走到上野內街的市場,看看都買一點點吃的回香港吧,行了一圈回頭再一圈, 一包包的各式食品跟往常的竟然完全沒變,我對眼前的這些手信已經完全喪失了興奮,結果我還是空手而回,甚麼都沒買。

幾天來走來走去的都是一向都熟悉的路,不過熟悉的路上卻發現了不少的轉變,可能是我已經躲得太久了!看到這些轉變,心裡面感覺有一種難以形容的低落,可能用無奈來形容比較近似,陌生感沒有帶來了新鮮卻帶來了寂寞。在離開的路上我將iPod的shuffle功能解除了,取而代之是Nina Simone的歌曲,這一刻我想起了Lost In Translation的Bill Murray。
事後
以下是我印象之中東京的轉變:
原宿
.Get Back由竹下通遷往涉谷Parco Quattro地庫
.Beams Record由樓上搬到內街地下擁有獨立舖位
.Laforet地庫的HMV經已結業,原來位置被改裝成多間小店舖
涉谷
.Reco Fan位於地面的分店已經變成小肥羊
.Gimmie Shelter亦搬到Parco Quattro地庫,Get Back隔離
.HMV六樓變成了一間聯營書店
.Parco 3的無印良品由兩層變一層,七樓改為展覽場
下北澤
.無印良品同樣由兩層縮為一層了
代官山
.All Ordinaries經已結業
.Outlet經已結業
上野
.AbAb七樓的HMV已經變成了多間專賣女性商品的小店

回到香港,重新投入工作,再次遇上身邊的人,當大家都如常慣性地問侯一下旅程是否愉快,我亦隨便的答過還好還好之餘,我再認真的去想了一下,究竟這樣的一個旅程是真的還好嗎?如果說這個旅程不好,我認為有一點折墬!畢竟還是有吃有喝有看,當大家還在拼命幹的時間,你卻遠離工作斷絕聯絡自我放逐了幾天,這樣的幾天怎能說得不好?想到這裡,我相信我是想得太多了,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我還是依然期待下一次旅程的來臨!我還是期待再到東京去,再吃再喝再看!

更多相片

Labels: , , ,

4 Comments:

Blogger fattree said...

最緊要開心咪得啦, 你充了電, 我地都會放心好多, 因之前擔心你會斷嘛!

不如下次跟我去沖繩啦!

9/10/2007 05:45:00 pm  
Blogger Charcoal said...

WOW . . . 好充足既四天行程

9/10/2007 09:42:00 pm  
Anonymous joel08 said...

"我還是依然期待下一次旅程的來臨!我還是期待再到東京去" <<< 有同感, 實在到的地方不是最重要, 即使該處已是熟識到不能的地方, 但感覺或多或小會有點不一樣, 最重要的是一份釋懷的心情.

9/11/2007 02:31:00 pm  
Anonymous kit =P said...

記得我上次去東京, 你笑罵我沒有為數天的行程做任何資料搜集.. 我說我喜愛無目的旅行法. 看完你的遊記, 你明白到無目的旅行法的好處吧.. 行行行行想想想想吃吃吃的一天, 比甚麼也實在和快樂.

無目的..在這個城市內很難找!

我決定了, 11月的假期, 自己去東京!

9/19/2007 06:52:00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