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6, 2007

飛天豬襲港

the Flying Pig
老實話一句,昨晚曾經有閃過一個念頭不到會展去,可幸這念頭一閃即逝,想到日後必定後悔還是獨個兒跑到會展朝聖去了。

對於這個演出一直都有期望,那自然不過,從來Roger Waters的現在演出由Pink Floyd時期到個人發展時期的都是以製作龐大與認真見稱,雖然我早已有心理準備他會將所有龐大製作項目都帶來香港的機會是近乎零,但相信精心設計的錄像還是可能輕鬆隨行的,實在,這一晚的錄像確實鬼斧神工,並不是甚麼能人所不能的技巧魔法,但心思與舖排、與音樂的緊緊相連互動互通實在精彩。

記得當日得知道Roger Waters來香港演出,有朋友說興趣不大因為沒有經歷Pink Floyd的年代,亦有朋友說如果來演出的是David Gilmour就會感到興奮,因為現場演出要看的是技術,更甚是心知道David Gilmour註冊的招牌結他是沒可能給代替的,而Roger Waters的演出中的Pink Floyd作品將會面目全非。

我當然不會反對這些觀點,而就昨晚所見,那些Pink Floyd的作品的確不一樣,如果你是死硬派的Pink Floyd樂迷,可能你會很早就離場,但如果你可以放開懷抱去聽,你會感受到另一支結他的另一番韻味,沒有年月的洗禮卻帶著另一種生命力。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Roger Waters從來都不是David Gilmour,他賣的並不是指指有力的低音結他彈奏技術,Roger Waters最吸引的從來都是概念先行的說故事技巧,Roger Waters肯定是這個世界上其中一個最懂得利用不同的媒介與技術來推動觀眾情緒的表演者,當Set the Controls for the Heart of the Sun響起,Syd Barrett的身影出現於背後螢幕的黑白畫面內,然後轉入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全紅的畫面淨下Syd Barrett的大頭,如此這般簡單的舖排,或者有人會形容為堆砌,但在場的相信大部份都會因此而動容。

意料之外的是那一頭飛天粉紅豬,沒想到它會同行來到香港,還實實在在地於會展場館的上空漂浮起來,我清楚的看到飛天豬身上用中文字寫著「你可以改寫歷史 但不可以改變它」,飛天豬在觀眾的頭頂漂浮,原由老遠一直漂到香港這個文化沙漠然後降落,那一刻我的心在想,有多少人知道這頭飛天豬跟Roger Waters或Pink Floyd的關係呢?然後會有人看罷認為Roger Waters跟本地的一眾紅星的演唱會其實差不多都同樣旨在賣弄技巧嗎?飛天豬降落之後,第一部份就完結,20分鐘的中場休息之後,Dark Side Of The Moon繼續。

現場的螢光幕隱約看到左上角出現了一個細細的地球,這個地球從左上角慢慢的向中間移動,越接近中央變得越大,慢慢地已經走到正中變到最大,場內的燈突然關掉,Dark Side Of The Moon開場的聲效已經響起。環迴立體聲的設定令早已於Dark Side Of The Moon專輯當中佔有一個重要地位的多重聲效變得更加立體,四面八方震耳欲聾橫空撲面而來,Time的鬧鐘聲響讓我徹徹底底地醒過來,想起當年於某公司上班的日子,午飯時於自己的位置播起Dark Side Of The Moon,所有同事都將你當怪物看的場面,我看看前後左右的他及她,我看不到大家有多少的不一樣。Money的低音結他緊隨著收銀機通透的聲音而來,已經忘記了有多少年的期望可以親身聽一次這一個段落, 這一晚終於到夢想成真。

以Roger Waters的年紀,我沒有多大期望他會再來香港演出多一次,實在從昨晚的演出你已經可以察覺到有不少的部份都已經要避重就輕地帶過去,就於早前的Eric Clapton一樣,有不少結他部份都已經交由客席主理了,但我還是認為這樣的機會依然是難能可貴的,就當我是戀舊吧。

不過我相信戀舊的肯定不止我一個,主辦單位的負責人大概都一樣,現在希望主辦單位可以都認真考慮一下David Gilmour,一套兩款缺一不可。



相片攝於HKCEC Hall 3,因為沒有相機隨身,只好以手提電話的鏡頭拍攝,所以畫面變得粗糙邋遢,不過最明亮的畫面昨晚已好好印在我的腦內了。

Labels: , ,

2 Comments:

Anonymous Scandiholägg said...

我真的好想哭, 是因為沒有去看, 從未想過竟會後悔至此的

2/16/2007 11:37:00 am  
Blogger BFSH said...

Scandiholägg, 我比你運氣好,昨晚就已經想到往後後悔時的可憐模樣,所以最終一個人、嚥下藥還是去了!
還買下了場刊一本!


B

2/16/2007 12:05:00 pm  

Post a Comment

<< Home